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保险

黑金黑幕传一王姓人家1亿美元买设备卖中石

2018-08-30 19:21:08

黑金黑幕:传一王姓人家1亿美元买设备卖中石油挣8亿

2013年9月1日,原本是入秋后一个普通的周末,当天早上,58岁的蒋洁敏被中纪委调查的消息迅速传播,这是去年11月中共十八大之后,首位落马的中央委员,属于“大老虎”级别的腐败案。过去一年,已有好几只“小老虎”被带走调查。最早的是十八大候补委员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和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陶玉春,最近几位也不同凡响,如原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郭永祥。

8月27日,四只“小老虎”因违纪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在油田方面,落马的两只“小老虎”,中央候补委员、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王永春和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冉新权,分别兼任中国最大的两个油田大庆油田和长庆油田的总经理。另外两只“小老虎”是刚刚升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香港上市公司昆仑能源董事会主席的李华林,中石油股份公司总地质师的王道富,他也曾主管油田、管道与海外业务。

中石油是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2012年净利润1153.26亿人民币,员工总数超过160万人。

从郭永祥到中石油四小虎,再到国资委主任蒋洁敏,人们称之为“石油帮”正在走向垮台。

中国垄断的石油系统,一大特征是利益链长且丰厚。就业务线而言,油田、管道和海外业务是其中最主要的利益禁脔。石油系统的腐败和垄断丑闻不断,包括原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但像中石油这样的大案却是前所未有的罕见。

中石油的股价在过去7年经历了一波波自由落体运动,股价从2006年11月5日的A股48.6元下降到2013年9月2日的7.81元。市值也从87840亿元缩水至14330亿元,7年缩水了7万亿,相当于广东与香港两地一年的GDP总额。

与股价自由落体相反的是,蒋洁敏及其裙带关系一路串升,其背后是借助行业垄断地位崛起的巨大裙带利益。

这反映出中石油这个石油帝国的高层们,在突飞猛进的石油生产中,拥有资源的绝对支配权。动辄千亿元的采购费用,直接插手重大工程项目、人事安排、分配方案,却缺乏有效的财务监管与风险防范机制,为寻租提供了温床。也再一次的验证了:失去有效监督的绝对权力意味着绝对腐败。

“国家审计署和中纪委等多个调查组都在中石油内部开展工作,蒋洁敏升任国资委主任后的离任审计也一直在进行,听说时间也做了延长,”一位高层对《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中石油上下弥漫着一种不安的气氛,他们中不少人已经听到了风声,因为这次人事地震震级实在是太高了。

蒋洁敏今年3月18日从中石油董事长调任国资委主任,是十八大中央委员,被认为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不料却成十八大后第一个落马的中央委员。

王永春去年当选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在中石油内部被视为潜在的董事长接班人之一。李华林在国际贸易上独挑大梁,是被重点培养的领导干部;冉新权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王道富是全国劳动模范。四人中有三个博士一个硕士,有着似锦的前程。

王永春掌管的大庆油田和冉新权掌管的长庆油田是中石油旗下产量最大的两大油田,昆仑能源则是中石油集团旗下天然气板块旗舰公司,已在香港单独上市。若将中石油比作一艘航母,这两块油田就相当于核心动力系统,而昆仑能源则是舰载飞机。

这次人事地震,令所有中石油体系内的员工为之震动。这意味着,继陈同海之后,一场更为严峻的石油系统内的反贪腐风暴拉开序幕,而且有望打破根深蒂固的石油垄断困局。

中石油及旗下昆仑能源28日复牌后遭遇重挫,中国石油H股()报8.27港元,下挫4.39%;昆仑能源报10.88港元,下挫13.51%。中国石油石化工程类重要合作伙伴港股惠生工程(),8月27日没有停牌,当天重挫11.4%。28日延续了下跌态势,以1.66%跌幅收盘,报2.37港元。

由于中石油及旗下共有两家公司在纽交所上市,国际司法和纠纷调解专业公司奥迈(Alvarez & Marsal)的主管威廉森认为,美国的司法部及证交会可能依据反海外贿赂法对其展开调查。

中石油发言人毛泽锋透过电子邮件发表声明,此事不会影响昆仑能源正常生产经营。昆仑能源战略定位不变,中石油正研究可行性方法确保其稳定。

花旗发表报告指出,事件未明朗化之前,会影响中石油的投资气氛,将其评级由“中性”调低至“沽售”,目标价由10.5元下调至7.4元。

瑞银报告指出,昆仑能源董事长李华林受到相关部门调查,并已实时辞任,令公司面临的管理风险增加,加上看淡其基本面因素,重申“沽售”投资评级。

深入观察蒋洁敏、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在中石油系统内的履历可以发现,中石油落马四高层均是在蒋洁敏执掌中石油任内平步青云。他们早期都曾负责过上游勘探开发业务,蒋洁敏、王永春、冉新权、王道富还曾掌管胜利油田、大庆油田、长庆油田、吉林油田。在石油产业链中,勘探开采是利润最丰厚的一环。

蒋洁敏升任国资委的最大政治资本,被视为是与油气产量的高歌猛进,尤以长庆油田的产量大突破,以及大庆油田连续多年保持稳定高产有关。

以产量增长速度最快的长庆油田为例,油气当量从1000万吨到2000万吨,只用了四年;跃上3000万吨和4000万吨也分别只用了两年。2012年,长庆油田以4500万吨油气当量一举超越大庆,成国内产量最大的油气田。但如此快速的产能增加也被当地人指为“竭泽而渔”。

大庆油田和长庆油田负责人被调查,让外界猜测其政治资本已被否定。

此次中石油人事地震由审计引发。有关部门发现中石油的账务资金往来、设备采购存在重大问题。中石油有单海外设备采购生意,受益者是洛杉矶的王姓人家。王家成立一信托基金,花1亿美元采购石油设备,然后卖给中石油,挣了8亿美元。但这一消息未获得中石油官方证实。

中石油内部员工也提到:上、中、下游重大项目合作伙伴的招投标、采购,相对封闭、信息不透明,门坎有量身定做嫌疑,都蕴含了贪污的机会。

据一位工作21年的中石油二级单位人士透露,油气田开发专业化程度极高,因此工程招标、设备采购一般都不会举行大规模招标会。企业只需获得中石油、中石化内部的采购员资质,即可参与。此招投标项目一般都是百万元人民币以上,百万以下基本不进行招投标,所以为了规避招投标,经常会将超过百万的项目拆成2个以上项目。

在上游的勘探开发业务领域,“低品位油田、低效油井”合作开发是利益输送、贪污、受贿的重灾区。这位二级单位资深员工指出,上游勘探最早只允许几家国有石油公司进入,1997年,中石油为降低勘探和开采成本,将11个“低品位油田”区块对外招标,寻求合作开发,随即有一些“关系亲厚型”的民营企业挤进了这一领域。一般由民营企业负责投资开采,中石油油田负责布井和设计开发方案,收入分配上中石油油田占20%,民营企业占80%。当所采原油收回投资成本后,分成比例则调整为4:6或者5:5.

蹊跷的是,一些低品位油田、残井,到了民营企业、私人手中,石油却奇迹般汩汩涌出。久而久之,中石油油田的员工都对此抱有怀疑:巨大的利润,会不会使高层动摇?因为对于地下区块油层品位高低的判定依据是数据,报告时如果做手脚,完全可以将部份高品位油田瞒天过海藏到低品位油田或低效油井,再与私人合作开发,甚至高层自己或者合伙在外面设立代持公司,套取利润。

当国际原油价格从每桶20美元,一度上蹿到当下上百美元每桶的时候,这些“低品位”油田和低效油井的价值就凸显了。中石油的“半废弃油井”成为民资淘金的热土,也成了利益输送的一种管道。

中石油与民资合作开发低品位油田、油井,门坎在哪里?哪家民营企业被选中开发哪块油田?选择标准是什么?与谁合作不与谁合作决定性因素是什么?中石油内部人也无法回答上述疑问。

中石油的长庆油田、吉林油田、大庆油田、辽河油田一直是民营企业、私人介入低品位石油资源开发的主力地区。而王永春、王道富和冉新权都在吉林油田和长庆油田主政多年,期间又是民资参与低效油井开发最繁荣的时期。

除了自采油田外,原油成品油进口也是中石油上游很重要的一块。目前,国营贸易进口权集中在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中化集团、珠海振戎5家央企手中。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形同虚设,目前,名义上还有23家原油民营进口企业,但他们中不少已超过十年没有进口过原油了。

原来,2002年原国家经贸委规定,原油非国营贸易配额只能用于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炼厂加工。这意味着,进口回来的原油必须被列入两大集团的生产计划,可两大集团拥有充足的原油,并无动力接受民营成品油贸易商进口的原油,唯有“关系亲厚型”企业才能分食。

都拥有进口资质,究竟选择哪家民营企业列入生产计划呢?中石油从未对外公开选秀过程,难免让内外部揣测伴随着庞大的中石油体系的是巨大利益黑洞。

在石油产业链的中下游,贪污机会同样存在。原油进口权被卡住咽喉后,民营炼油厂只能依赖中石油、中石化等5家国企。由于拥有中原油田和胜利油田的地缘优势,山东省的炼油工业有较好基础。据山东省炼化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末,山东省21家大型地方炼化企业年综合炼油能力为6500万吨,2011年完成产量3150万吨,产能闲置超过50%,其中原油加工量仅为700万吨左右。

产能与原料供应严重脱节。据能源研究机构旺能源统计,市场最景气的时候,山东炼化企业开工率也不足40%。据山东某炼化企业负责人向《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透露,山东当地有家上市公司不仅是第一批进入原油开采的私营企业,还在美国拥有油田,同时还有能力低价拿到大量原油,留足自用后,再高价将其出售给当地的炼化企业,其他炼化企业肯定没有这样的好机会。

在石油产业链下游,诸多民营成品油批发、零售企业和加油站亦各显神通、夹缝求生。上世纪90年代末,全国约有8万座民营加油站,占全国加油站总数的90%,加油量占到全国60%。

1998年3月,国务院宣布重组石油工业,将分业经营变为混业经营,组建两大全产业链的石油巨头——中石油和中石化。此后,中石油、中石化分别获得北方12省、南方19省的油气资源勘探开采业务,同时获得了进出口经营权,及各自所在省份的炼油、批发、零售等中下游业务,形成了石油全产业链垄断。

两大石油巨头迅速蚕食了民营成品油批零企业和民营油站的生存空间。而更糟糕的是,国家部委连下数道规定,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垄断。

1999年,原经贸委等8部门联合下发了38号文,规定:国内各炼油厂生产的成品油要全部交由两大石油集团的批发企业经营,其他企业、单位不得批发经营,各炼油厂一律不得自销。规定要求,取消不具备条件的批发企业的经营资格。清理整顿合格的成品油批发企业,可由两大石油集团采取划转、联营、参股、收购等方式进行重组。

与批发相比,零售利润空间更大,这块“肥肉”很快也被盯上了。2001年9月,原经贸委等部委再度下发72号文,赋予两大集团以零售专营权——各地区新建的加油站,统一由中石油、中石化全资或控股建设。经过行政干预,中国石油成品油批发零售市场的环境彻底发生改变,民营批发企业九死一生,中石油、中石化粉墨登场,站上舞台中央。

截至2013年8月6日,商务部批覆的拥有成品油批发资质的企业总数已达到261家。其中属于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中航油5家央企直属或控股的石油公司为64家,占24.5%;其他国有及民营企业186家,占企业总数71.3%;合资企业11家,占企业总数4.2%。

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说,2011年,全国共有加油站9万5571家,其中民营加油站约占46%,其余基本都隶属于“两桶油”麾下。

近年来,我国成品油需求持续走高,不少地方爆发“油荒”。在华北、华南、华中等“油荒”高发地区,中石油、中石化都曾经采取过限量控制或停止对部份民营加油站的成品油批发,着力保证自营加油站及签订长期协议的使用者等措施。在成品油供应不足的背景下,不少民营加油站各显神通、四处钻营,也给石油腐败留下了空间。

纵观石油全产业链上、中、下游滋生腐败、利益输送之处,均可归结为受益垄断,民营资金无法从正规管道顺利介入,只好转而四处钻营、灰色交易、夹缝求生。

石油系统腐败问题层出不穷。近年来就有李荣兴、于学恭等16位中石油、中石化分公司领导因为贪腐问题落马。

中石油暴露出的问题也是国有大型企业的普遍问题——受政策保护获利,又因为人治色彩浓厚,缺乏有效监督,企业负责人能够通过利益输送、寻租侵占获利。国有资本如果不退出石油这类根本不需要国有化的行业,那么类似中石油窝案这样的问题恐怕不会根绝。

石油是中国垄断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从上游的勘探开采,到中游的汽柴油等成品油炼制,到下游的批发零售,再到进出口贸易、产品定价,无不在管制之下。

中石油2013年半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1.1万亿元,同比增加5.2%。实现净利润65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6%,主要因公司原油、天然气、汽油、柴油等产品销售量增加以及天然气价格上升。

漂亮的财务报表只是受益于垄断,并不能掩盖政策保护下的内部体制腐坏。此次中石油反贪腐风暴,为打破积重难返的石油垄断提供了一次很好的契机

黑金黑幕传一王姓人家1亿美元买设备卖中石

关于如何打破石油垄断,业界已有共识:采用市场化的手段,让更多供货商进入市场是关键。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说,允许民营石油企业采用组建联体的形式到国际市场上采购原油和成品油是打破垄断的核心环节,一旦此环节被打通,之后的炼油、批发零售、运输环节将满盘皆活。

垄断市场的局面被打破后,才谈得上对价格形成机制进行改革,最有效的价格形成机制不外乎采用市场化的手段。目前中国证监会正在积极推动原油期货市场建设,已经成立了原油期货市场工作组,并由分管期货工作的证监会副主席姜洋亲自挂帅担任组长。事实上,美国等成熟国际市场均采用石油期货市场来进行成品油市场化定价。如果用石油期货市场代替政府定价行为,就可以使市场参与主体多元化,形成供需双方多对多的局面,完成价格发现。

中国政府历来以强政府形象示人,行政干预能力强,但效果却不尽人意,缺乏市场化监管手段。这一点在中国石油产业上极为突出。

曾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的李荣融说过,大型央企的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保证权力规范运作的体制机制不完善,企业主要负责人权力过于集中,缺乏有效监督制约,容易导致滥用权力。尤其像石化企业这样的国有独资公司,没有董事会制约,独董像花瓶,传统的“一把手”决策方式,潜藏着巨大的风险。然而数年过去,国资委主任数易其主,央企的体制腐败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李克强在不久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中央企业要用改革的办法和调结构的措施解决存在的问题,建设“阳光央企”。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只有通过更深层次的改革,建立更大的透明度,才能从根本上遏制央企的腐败。

未来,中国政府职能转变的方向已经清晰——弱化守门员能力,强化裁判员能力。只有如此,一个规范、健康、有序的市场经济和监管体系才可能建立起来。

而薄熙来、蒋洁敏这样级别的高官落马,进一步反映了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老虎苍蝇一起打”、“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决心。将反贪腐深入到垄断程度最高的石油领域,这让中国人民对于今后改革的力度,有了更多的期待。(文章内容有删节)

【推荐】蒋洁敏涉违纪被查 掌舵中石油期间曾致油价狂飙

蒋洁敏离任审计被延长至10年 涉及敏感事件

蒋洁敏四川落马高官关系密切:同年进胜利油田

中石油腐败窝案23个“问题伙伴”11.2亿债务大起底

【回顾】2012年9月 时任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被传失踪 中石油否认

中石油反复风暴

8月26日 王永春严重违纪被调查曾被称为“蒋洁敏接班人”

8月27日 中石油又有3高层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9月01日 国资委主任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 正接受调查

中组部:国资委主任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中石油在美遭投资者起诉 蒋洁敏等4人成被告

官方表态

国资委:坚决拥护中央依法反腐的决定

国资委书记向中石油传达中央精神:领导班子总体是好的

中石油官刊登董事长讲话:干部不要吃“禁果”

中石油集团下发通知:要求“不议论不瞎传”

被调查原因猜想

知情人士称王道富在接受调查时供出了蒋洁敏

中石油王永春被调查 业内猜测因项目招标腐败落马

被调查或早有预兆

蒋洁敏案3月已启动调查 因学问有限曾被同僚耻笑

(:DF010)

十八大以来打了多少“老虎”?

据不完全统计,国资委主任蒋洁敏系十八大以来,因涉嫌违纪被查的第9名省部级官员、央企高管,此前已有8人落马:李春城、周镇宏、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王素毅、李达球、王永春。

图为:李春城:四川省委原副书记。公布日期:2012年12月6日。当天,中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周镇宏:广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公布日期:2013年2月8日。中纪委发布消息,周镇宏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开除党籍公职;收缴违纪所得;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

刘铁男: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公布日期:2013年5月12日。中纪委发布消息称,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6月8日,国务院集中公布了一批国家工作人员的任免名单,刘铁男被免职。

(:DF010)

倪发科:安徽省原副省长。公布日期:2013年6月4日。当天,监察部官方站发布消息称,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郭永祥:四川省原副省长、四川省文联原主席。公布日期:2013年6月23日。监察部站发布消息称,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王素毅:内蒙古自治区原党委常委、统战部原部长。公布日期:2013年6月30日。据新华社报道,王素毅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7月3日,王素毅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现正按程序办理。

(:DF010)

李达球:广西壮族自治区原政协副主席、区总工会原主席。公布日期:2013年7月6日。中纪委通报,李达球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7月13日,李达球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现正在按程序办理。

蒋洁敏:国资委主任。公布日期:2013年9月1日。据监察部站9月1日消息,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王永春:曾任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大庆油田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2013年8月26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中纪委调查。(财经)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