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扫描中国母基金管理规模超16万亿却逃不出

2019-02-02 00:25:53

"扫描"中国母基金:管理规模超1.6万亿 却逃不出募资和人才缺口难题

因投资范围广、投资风险分散的优势,近些年,各种类型的私募股权母基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可这些母基金发展得如何?4月27日,母基金研究中心在深圳发布了《中国母基金全景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

扫描中国母基金管理规模超16万亿却逃不出

,中国母基金全名单共包括277只母基金,其中包括市场化母基金64只,总管理规模3606亿人民币;政府引导基金213只,总管理规模12546亿人民币。全部277家母基金目前总管理规模达到16152亿元,计划总管理规模44173.57亿元。

七成母基金规模不足50亿

报告显示,从母基金管理规模来看,当前母基金在管规模主要集中于50亿元以下,占全部数量的73%。其中当前在管规模20亿以下的母基金共141家,占总数的47%。其次,当前规模51亿~100亿人民币的母基金31家,占总数的11%;规模101亿~200亿人民币的母基金24家,占总数的9%,当前母基金在管规模大于200亿人民币的母基金共13家,占总数的5%,其中管理规模大于500亿的母基金共5家。

而从这些母基金的地区分布来看,市场化母基金机构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广东三地,数量占全国总数七成以上;而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则在广东和江苏较多。母基金研究中心创始人唐劲草接受采访时表示,市场化母基金的分布受LP的分布和GP聚集的共同影响,而政府引导基金则受地方政策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更为明显。研究还发现,地区内发展均匀的省份其政府引导基金的数量相对较多,报告分析,因为只有更均匀的地域经济发展,才能支持地域之间的良性竞争,从而带动更多的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

从地区规模来看,广东、北京和上海不论是在政府引导基金规模还是市场化母基金规模上都名列前茅。报告分析,较好的地方经济基础一方面可以创造更好的创新创业环境,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吸引市场化投资机构的进入。同时也可以依托其雄厚的财政实力以及民营资本实力,作为LP吸引市场化投资机构进入,为实施政府产业引导政策提供资金支持。

但报告也指出,由于经济发展较快、经济基础较好的地区在政府支持力度上也更胜一筹,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地区会产生更大的募资问题和人才引入问题。

高级管理人才缺口加大

2017年,从政府引导基金来看,整体规模进一步扩大。据了解,母基金研究中心于今年3月30日发布了《2017中国母基金100指数报告》,通过对全国范围内最知名的65家政府引导基金的长期观察和数据研究显示,2017年65家政府引导基金在募资、管理和投资上都有明显的增长,特别在管理规模上,增长率达74%。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指出,2017年政府引导基金在投资标的上放宽了地域限制,降低了返投比例。唐劲草对表示,这也是一个政府引导基金有效运用的方法,可有效解决前两年政府引导基金投不出去的问题。

然而,在人力资源方面,政府引导基金2017年产生了比较严重的人才流失问题。报告指出,过去很多引导基金虽然成立了独立的事业法人主体或者引导基金管理公司,但管理团队成员主要由财政部门人员兼职,存在管理人员经验欠缺且存在精力分散的问题。

近些年很多引导基金开始尝试管理团队成员彻底脱离原行政职位,还有绝大部分引导基金委托当地或外部基金管理经验丰富的VC/PE机构作为管理人。但以上转变也加速了政府引导基金人才流失问题,这一现象在2017年更为突出。

仅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的了解,就有很多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机构的高管在2017年离职,加入或创办市场化的母基金管理机构。这一方面是由于政府引导基金快速发展导致对有经验有资源管理者的需求增加,产生了专业管理人才的缺口。另一方面,部分传统政府引导基金在管理模式上的固守可能难以适应变化市场环境,导致了人才的流失。

母基金研究中心方面认为,政府引导基金应当采用更加积极主动的方式面对新的变化。一方面通过市场化的激励机制,推行团队持股,将管理人的利益与基金业绩挂钩,实现对高管的有效激励,解决政府引导基金因国有背景带来的可能的效率问题。同时,也应该继续推进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体系改革,形成更加市场化的决策机制,减少政府对管理机构的直接干预,实现政府角色由管理者向监督者的转型。

“资管新规”加剧募资难题

无论是市场化母基金还是政府引导基金,募资难题似乎一直都是很难跨越的“槛”。对市场化母基金来说,募资的主要优势不外乎其优秀GP资源或优秀项目份额,或者有更高的收益率和更低的风险,再或者很多市场化母基金管理人开始以少收管理费少拿收益分配作为募资条款。但在当前的情况下,以上的条件并不能真正打动很多的母基金LP。母基金研究中心指出,首先在当前信息充分发达的情况下,以高净值人群为代表的母基金LP群体找不到投资GP甚至优秀投资项目的概率都很小,成立家族办公室或者自主筛选GP都是可以绕开母基金投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方式。其次,作为私募股权母基金的LP,其资金要求比投资普通私募股权基金更高,并且母基金产品流动性更差,存续期更长,在当前波动相对较大政策相对不稳定的情况下LP就会要求更高的收益。因此总体上来看,母基金尤其是市场化母基金的募集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难度。2017年,随着政府引导基金攻城掠地式地快速发展以及其他资产类别收益率的普遍走高,市场化母基金募资的形势更加严峻。

对于政府引导基金而言,自从“资管新规”下发,募资也变得越发艰难。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的了解,当前大部分的政府引导基金都有资金来自于地方政府向银行担保获取的贷款额度。因此,银根缩紧和监管趋严会对政府引导基金募资产生很大的压力。预测2018年母基金行业受资管新规影响增速会放缓,政府引导基金募资难度加大,对政府引导基金的绩效考核也会不断加强。

此外,随着政府引导基金募资难度的加大和监督管理要求的不断提高,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会越来越谨慎。母基金中心指出,这种趋势预计在2019年上半年传导到下游的私募基金行业,导致子基金募资压力加大,在基金行业总体高度竞争的态势下,母基金和子基金头部效应进一步凸显。同时,子基金将会更多向市场化母基金寻求资金支持,导致市场化母基金提高投资标准,出资更加谨慎。因此,2018年对于整个母基金行业都将是调整减速并规范投资的一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