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全球关注中国会否出手援欧

2019-02-06 01:49:22

全球关注中国会否出手援欧

中国被加进欧债危机逃生路线图,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法国总统萨科齐在10月27日的欧盟领导人峰会结束几小时后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打的消息,激起了各方关于中国可能大量购买欧洲稳定基金(EFSF)债券的猜想。

随着猜测声浪越来越大,1天之后,EFSF负责人克劳斯雷格林(Klaus Regling)开启亚洲推销之行,首站到访北京。不过,在这两次外界颇为关注的中欧接触之后,双方均并未就关于中国购买EFSF债券相关问题发表共同声明。

而欧盟领导人峰会之后,10月28日,意大利再次拍卖79.35亿欧元国债,令来自中国的拯救更具急迫性。

据新华社报道,应奥地利共和国总统菲舍尔、二十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邀请,国家主席胡锦涛于30日乘专机离开北京,对奥地利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在法国戛纳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六次峰会。

中国会否援欧,正越来越牵动欧洲乃至世界媒体的神经。

不过,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28日的吹风会上表示,即将在法国戛纳举行的G20峰会不会讨论二十国集团成员向EFSF出资或购买欧债的问题,这不在峰会的议程内。

贡献1000亿美元?

在欧洲债务危机发生后,随着危机的严重性,首先是希腊,然后葡萄牙、西班牙,现在是欧元区的核心国家,欧洲国家先后同中国讨论投资问题。而讨论的节奏模式总是类似的:中方不吝鼓舞人心的华丽言辞,或者甚至一点资金,但从来都没有足够的援助满足欧洲最初的期待。

这次,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位熟悉中国领导层思路的人士介绍称,中国可能愿意向EFSF或与IMF共同资助建立的一只新基金贡献500亿至1000亿美元。

关于出资方式,金砖五国的领导人曾在9月22日发表声明称,对于通过IMF或者其他国际金融机构,为全球金融稳定作出贡献,持开放态度。而此前,中国也已强调,希望通过IMF以及与金砖国家中的其他国家一起出资。

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首席经济顾问达瓦科维奇则在上周表示,俄罗斯与其他金砖国家持共同看法,愿意参与稳定欧洲的行动,但最好是通过IMF。巴西态度则更加坚决。只能通过IMF。巴西财政部部长曼特加如此表示。

中国政府官方智库学者、央行前决策顾问余永定表示,中国官方看起来不会单独采取行动。中国不能凭一己之力扮演决定性的角色,而是会密切关注其他国家提供的金额,他说,中国无论买什么东西,抵押和担保都是十分重要的。

拥有3.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当然有大量投资资金。欧盟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已经持有大量欧洲债券,尽管具体金额不得而知,但有业界人士猜测,中国外储的资产组合中有四分之一已经投入了欧元债券,这符合中国一贯主张发挥建设性的经济角色的作用。

英国《经济学人》评论称,在过去,投资欧元区债券意味着很大的风险,没有人能够充分解释中国为何愿意那么做。而现在,中国将可以选择投资由EFSF担保的欧元债券,或者购买特别投资工具(SPV),中国承担的风险要比欧洲人小得多。而欧洲人承担了更多的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投资者提供了更多的的保障。而相关框架细节的建立也需要时间:中国希望看到更多的细节,以及在承诺购买欧洲债券前,看到希腊债券同私人投资者之间如何进行交易。

事实上,欧洲领导人已多次使用全面解决欧洲债务危机这样的字眼,10月27日达成的方案也不例外。该方案将EFSF扩容到1万亿欧元,但在很多方面仍缺乏细节,具体方案的制定还将耗费很长一段时间。

目前,无法确切知道欧盟如何将EFSF基金从4400亿欧元扩大至1万亿欧元。瑞信驻悉尼战略分析师博伊认为,此外,1万亿欧元是否足够也有有待证实。

而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甚至直接警告称,此次为提高救援基金效率而采用的金融工具,正是很多人认为引起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的那些工具。

朱光耀28日则在北京表示,希望EFSF关于政策工具的设计具备专业性和可操作性,这是落实欧元区提高欧洲金融稳定工具有效性的非常重要的方面。

朱光耀说,法国方面和其他欧元区成员希望杠杆效应达到5倍,这要考虑专业的设计,也要考虑投资方的需求。欧洲金融稳定工具就这个新的政策工具的设计需要广泛听取意见,最终形成专业化的框架设计还需要时间。

中方不愿被视为傻钱来源

《经济学人》还评论称,中国也在同欧洲进行更多的政治议价,比如作为回报,换取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更多的代表权,或者欧洲承认市场经济地位。而尽管欧洲有些国家已经足够脆弱,欧盟也不能将交易进行得太赤裸裸。目前,中方对于不被视为傻钱(dumb money)来源非常敏锐,但要求大幅度的政治让步作为回报是一个很清晰的信号,即这不是一笔从商业角度来看很有吸引力的投资。

而根据前述《金融时报》的文章,据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以及前委员余永定表示,中国的任何支持都将取决于其他国家作出的贡献,而且北京方面必须就其投资的安全性得到强有力的保证。帮助欧洲符合中国的长期根本利益,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最大贸易伙伴,但中国政府的主要关切是如何向国内人民解释这个决定,李稻葵表示,中国可不想挥霍国家的财富,到头来还只被视为一个傻钱来源。

野村证券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可能会寻求其在IMF的影响力。这符合中国此前通过IMF注资,为欧洲和全球金融稳定作贡献的说法。野村证券驻香港经济学家目下托木(Tomo Kinoshita)说,中国将努力维护自身利益。

此外,外界猜测,中国可能提出的一个条件是

全球关注中国会否出手援欧

,它贡献的资金至少须有一部分以人民币计价。雷格林在北京称,欧元区援助基金可能发行以人民币为单位的债券。我们被授权使用任何货币,我们希望如果这样有效,那某天或许用美元或者人民币发行。雷格林称,这取决于中国政府是否批准我可以想象数年之后这可能会发生,可能不是立刻,但或许有一天会成真。

雷格林还称,目前中国已经是一个好的和忠实的EFSF债券购买者,也并没有为购买更多的欧洲债券设置任何条件。雷格林的下一站是日本,目前日本购买了EFSF已发行债务的约20%,并表示可能愿意买进更多。雷格林称,今年亚洲已经购买了40%的EFSF债券。(.第.一.财.经.日.报 .盛.媛)

中国为何应救援欧洲?

法国总统萨克齐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致电,寻求中国对欧洲金融稳定机构的支持。这代表着全球版图的重大变化:中国经济支配地位的巩固与美国、欧洲的弱化。

尽管欧洲领导人艰难达成了重新资本化银行的共识,现实却是欧洲无力召集资金。这部分是因为大多数国家财政吃紧,即使是德国,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也已超过了80%。另一个原因是德国不愿再转移资源了,无论是通过直接的财政方式还是间接地通过欧洲中央银行。

美国自身难保,无力帮助欧洲。只有拥有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能提供欧洲迫切所需的资金。无疑,避开深陷债务的欧洲进口国家符合中国利益。但中国能通过支持稳定机制来帮助欧洲,也是欧洲所希望的。或者,中国可以通过购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债权,来帮助维持这些国家的金融可持续性,另外通过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资来间接地帮助欧洲。

对于中国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实现在欧洲的某些经济权利。比如,可以要求在欧洲的市场经济地位,这将直接减少中国在欧洲遭遇的贸易保护主义。中国还可凭优势条件来购买欧洲公司。但欧洲也担心,一旦接受中国帮助,将在政治上受到掣肘。通过IMF则避免了这一担心。

现在,美国和欧洲在IMF都拥有有效的投票权。中国如果变成IMF的重要援助者,也将相应地取得更大的投票权。当然,无论中国采取哪种援助方式,欧洲都无可辩驳,毕竟,负债人没有太多选择。(.上.证)

外交部:中国拯救欧洲的问题不成立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28日表示,欧洲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自身实力还是很强的,欧洲一些企业的经营状况也很良好,所以欧洲不是没有能力救自己,中国拯救欧洲的问题并不成立。

傅莹是在当日下午举行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做上述表示的。在吹风会上,傅莹与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张涛一起介绍了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奥地利并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六次峰会的有关情况。

傅莹说,全世界都希望欧洲能够恢复,找到救自己的办法。从最近的讨论可以看出,欧洲和欧盟的领导人已经很清楚问题出在哪儿、应该做什么,也很清楚怎样做。现在的问题是,从哪里入手,资金从何而来。

她认为刚刚结束的欧盟峰会和欧元区峰会让世界看到了希望,市场反应也很积极。这就说明欧洲是在解决问题的道路上向前进的。中国非常希望欧洲能够恢复,也希望它经过这样一个艰苦的过程,不仅是恢复,而且是路走得更好,步子迈的更稳,并且克服欧盟一些机构在行政过程中一些内在的缺陷。

傅莹表示,她希望中欧双方通过克服这个危机,相互理解和相互信任能得到增强,相互合作能得到深化,使危机最后成为大家前进的好机会。她也希望双方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实事求是、客观地相互认识,使长期解决不了的中欧之间的一些困难问题逐渐得到解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