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浙江营改增减负效应初显期盼加速扩围

2018-11-24 16:58:27

浙江“营改增”减负效应初显 期盼加速扩围

日前,邵渭兴匆匆走进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国税局办税服务厅,径直走向“营改增”咨询服务专窗。去年12月1日零时,也在这个服务厅,他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我省第一张“营改增”货物运输业增值税专用发票。半年多时间过去,由他担任总经理的杭州钱浦运输有限公司正在准备由小规模纳税人升级成一般纳税人。

去年12月1日,我省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正式启动,10余万户企业的“税账”就此翻开全新的一页。众所周知,任何改革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营改增”也不例外。试点半年多来,“营改增”带来的“动全身”,不仅触动了相关行业领域,更通过一条条利益链的不断传递,呈现出不断放大的效应。

消除重复征税

“我们算了下,光是上半年企业就少缴了2200多万元的税。”田志东的语气显得非常肯定,“应该说,‘营改增’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田志东所在的杭州娃哈哈宏盛食品饮料营销有限公司,承担了娃哈哈集团大部分的广告、营销业务。“广告费、促销费在我们的开支中占比都很大,而这些在以前都是无法抵扣税金的。”田志东告诉我们,“营改增”之后,他们企业收到的广告公司等开来的服务业发票,可以抵扣3%或6%的税金,这样税负就大大下降。

他口中的“抵扣税金”正是增值税最大的特点。与营业税相比,增值税采用凭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进项税额的税款抵扣制度,避免了营业税“道道征税、全额征税、重复征税”的缺点,能够为企业发展提供更加公平的竞争条件。

“相对来说社会分工越细,可以抵扣环节就更多。”杭州中汇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总经理袁小强告诉,“这样一来,现代服务业,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的税负能够减轻,这对产业结构调整来说,是件好事。”

据我省国税部门统计,截至今年7月底,我省共有18.55万户纳税人被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今年1至7月,全省因“营改增”减轻税负49.06亿元,税负保持不变或减轻的纳税人占试点纳税人总数的97.66%。

这其中,服务业是最直接的受益者。今年1至7月,我省共新办31516户属于“营改增”试点行业的服务业企业,主要集中在文化创意服务业、交通运输业等行业,其中文化创意产业新办企业最多,为8364户。

制造业的“溢出效应”也在发生。由于“营改增”消除了多环节经营活动的重复征税,有利于深化产业分工,推动制造企业主辅分离。以阿里巴巴为例,上半年公司尝试将部分信息技术服务外包,技术服务费与邮箱使用费等抵扣税金达2815万元。

期盼加速扩围

根据国务院决定,从今年8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推行“营改增”工作,并在原试点行业的基础上新增广播影视业。目前我省共确认广播影视业试点纳税人888户,其中一般纳税人203户,新增试点企业将在9月完成首次“营改增”申报。

“作为潜力巨大的新兴产业,广播影视业纳入‘营改增’,将为服务业发展释放更大的市场空间。”税务专家表示,广播影视服务纳入“营改增”试点后,企业新购进固定资产的税额可以抵扣,从而鼓励企业积极推动地面数字电视络技术、直播卫星技术等新传输技术应用,带动数字音频广播、3D电影电视、智能终端、IMAX等新业态不断涌现,进而促进整个服务业加快发展。

不过,对不少高新技术企业来说

浙江营改增减负效应初显期盼加速扩围

,“营改增”扩围的速度还不够快。在(杭州)有限公司,税务经理刘正俊告诉,“营改增”之后,更多地将游戏、美术、音乐等业务外包,或者成立单独的关联子公司,公司的产业分工更细了,“不过,对互联企业来说,上下游打交道的企业在邮电、通信领域的更多,而这些企业还没有被列入‘营改增’的试点,我们少了很多可以进项抵扣的税金。”

事实上,此前财政部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财政部和国税总局正在抓紧准备铁路运输和邮电通信改革方案,“能有多快就多快”,力争今年底或是明年初出台方案。“铁路和通信业分支机构较多,系统复杂,用户也很多,把两个行业及时纳入改革,增值税的抵扣链条也会更加完整。”税务专家指出。

“除此之外,高新技术企业聘请的研发人员,员工工资普遍比较高,人工成本大概占企业总成本的20%到30%,不知道‘营改增’政策在这方面会不会也有所突破。”刘正俊说。

继续完善政策

这几天,邵渭兴几乎天天都往税务部门跑。原本,自己的企业从年销售额不超过500万元的小规模纳税人扩大到一般纳税人,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邵渭兴却显得有些担心。

“我们不得不争取一般纳税人的身份。”邵渭兴告诉,像钱浦物流这样的小规模纳税人,从税务机关代开的运输发票抵扣率只有3%,而他的客人从其他具有一般纳税人身份的企业拿到的发票却可以抵扣11%,“我自己的税负是没有影响,但我的客人肯定会选择能够抵扣更多的公司,这样我们的重要客人就有流失的风险。”

企业规模扩大,本也是件好事。但根据政策,钱浦物流属于交通运输业,从小规模纳税人升格为一般纳税人之后,试用税率将从原先不可抵扣的征收率3%升至可抵扣进项的11%,如果不能取得足够的可抵扣进项,钱浦物流的税负加重是必然。“听其他同行说,现在进项取得还是有些困难。”邵渭兴告诉,对运输企业来说最大的运营成本来自油费和过路过桥费。目前油费的增值税发票已经能够从加油站取得,但按照现行政策,过路过桥费却不在可以抵扣的范围。“光是从杭州跑一趟上海,每辆车的过路过桥费就要400多元。”这是最让邵渭兴忧心的。

邵渭兴的忧心不无道理。据国税部门统计,我省实施“营改增”之后,97%以上的企业税收负担降低或不变,但也存在少数企业实际税负增加的情况。

“这是多方面原因引起的,比如配套措施不到位、企业经营周期、经营模式不同、产业上下游政策享受不均等。”税务专家表示,正是因为行业税率划分还不够细致,抵扣链条还不够完善,才需要在全国推广“营改增”、增加试点行业,以此来完善抵扣链条。

据了解,为保障试点顺利进行,我省已经设立了“营改增”财政扶持资金,对税负增加企业进行补贴。目前政策落实处于企业申请阶段。

(:DF05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