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大订单紧急救援成都银隆

2018-10-25 18:48:09

大订单"紧急救援"成都银隆

在成都市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银隆”)行政楼前的LED屏幕上,“大干红五月,全员保销售”的十个大红字醒目地显示着。厂区的一位建筑工告诉,距离上次“大干一百天”的标语出现已有数月时间,这意味着,银隆又有订单了。

自2017年7月以来,成都银隆的业务量如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这使得工厂员工和依附成都银隆工厂而生存的周边个体户同样焦灼。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加班加点,什么时候又开始卷铺盖走人。业务关联方、厂区员工以及周边商户等多个独立信源均向反映,自春节至5月初,有将近3个月的时间,成都银隆的整车厂都处于半停工状态,尽管生产线没完全停掉,但生产工位也曾因为没有订单而大批锐减。

就厂区减产、业绩不稳定等相关问题多次致电、致函成都银隆,截至本文发稿,均未获回应。5月24日,到达成都银隆产业园表达采访诉求,被该园区的安保人员拒之门外,称“不清楚是否有对接媒体部门”,拒绝作对内传达沟通。

“冰火两重天”的厂区

成都银隆位于成都市新津县新材料产业功能区新科大道旁,附近就是108国道。成都新能源所在的金华镇,除了银隆产业园,成型的企业还有普洛斯新津物流园

,其余大部分都是在建工程。道路两边的路灯,在夜晚是不亮的。

5月22日晚间8时30分前后,夜幕降临,成都银隆产业园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厂区西侧灯火通明,金属敲打的轰隆声不时传来;而在另一侧,却漆黑一片,不辨建筑物。据了解,厂区东侧的主建筑群是两个电池工厂以及部分已经建成但却空置的厂房,厂区西侧的是整车厂生产车间。

5月23日,实证发现,东侧的两个电池车间一个大门紧闭未见行人踪迹,另一个可见数名保洁和作业员工。据一名脚戴防尘鞋套(一般电池、电芯的作业车间有严格的防尘要求)、挂成都银隆工牌的员工介绍,目前电池厂是停工状态,只有少部分人在做机器的养护。除此之外,东区大部分是建成仍处于空置状态的厂房。

与其“黑白分明”作业情况相类似的是,此刻加班加点、灯火通明的整车制造作业也是一阵忙一阵闲。“你看有没有外包工就行了,一般一有活就会来一批外包工。”成都银隆厂区西侧的一位商户说。

据了解,目前成都银隆的员工主要有两种:内场工和外场工,前者为成都银隆长期招聘的员工,后者是外包工,一般会在有大单、要赶工的时候会集中出现。有时也会有些专科院校的“实习生”。他们的可见区别是,本地员工会有银隆工服和载明个人信息的工牌,外来工只有刊印“临时工”字样的工牌。而且两者工资的结算标准不一,外包工计件付费,平均每月薪酬至少高于内部员工1000元。

据在职员工李磊介绍,春节以前,厂子忙过一阵子,过年后就没有订单了,很多工位就停掉,也走了很大一批人。直到5月,珠海市政府下了一个260余辆的订单,厂区才又开始忙活起来。另据自称是格力电器(石家庄)工厂的一位外包工介绍,这批订单的交付时间是6月初,他们是来紧急支援的,最近又新进了数十名员工,正在加班加点赶工。多名成都银隆的在职和离职员工,均传达了类似的信息。

在厂区附近,确实可见数辆标有“珠海公交”字样的红色大巴在做最后作业收尾以及绕园路测。一位资深客车从业者告诉,就目前的客车市场行情看,100辆就算大单了。

被动的“依附者”

金华小镇不大,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即便尚未出声,就被识别。金华镇当地基础设施仅仅够满足基本生活需求,触目所及,未见现代化休闲建筑。当地人告诉,在金华镇,除了一部分本地人,过半是成都银隆的员工以及相伴这个工厂而生的周边商户。

成都银隆的员工,多住在距离厂区步行15分钟之内可达的一个叫作“宝峰雅庭”的小区内,男性住在4~6人一间的小区套房内。早上8时前后,成都银隆直通厂区的大巴会在小区门口等候。按照成都银隆“两班倒”的工作制,他们要开始一天12小时的工作了。

李磊是2017年10月份来到成都银隆的,在李磊的眼中,工厂的业务时好时坏是正常的,很多工厂都是这样。但在前述资深人士看来,这意味着整车厂基本运营异常,据他介绍,比较成熟稳定的企业,一般都会根据订单来安排进度,几乎不存在“松一阵紧一阵”的情况,更不用说停产待单。

这种波动无疑影响了很多员工的选择。多个独立信源表示,现在员工总体的规模量不到2017年10月业务高峰期的一半,但对目前的成都银隆来说,这些人已足够满足当前的业务需要。5月23日,自称求职致电四川省创享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承担成都银隆的部分招聘业务),得到反馈为:目前成都银隆只缺具备较高技术门槛的焊工。

成都银隆周边的商户主要集中分布在两个区域:一部分是厂区的南门和西门,一部分在员工宿舍区。员工量的不稳定直接影响到了周边商户。林淸在厂区西侧开了一家门面。按照他的想法,当初在这里开店一方面是认为被董明珠投资的银隆,一般都会是大工厂,客源有保障,另一方面,西侧通往园区外食堂等生活区,员工较多在此出入。但是,现在这两个因素都打折了。

据林淸介绍,他是在2017年7月建厂之初就开始在这里开店。因为员工大减和近来只在限定时间开放西侧门,导致经营惨淡。他算了一笔账,加上投资的20万元和每年五六万元的房租,平均每天净开销200元左右,而5月前的过去几个月,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晚上6~8时,本该是生活区餐饮店正红火的时候,但是来吃饭的人始终三三两两,即便在交通较便利、客流量较大的门店,也未见满员。不同时段经营的多家商户老板表示,过年后生意一直寡淡,直到最近才稍有起色,即便如此,现在的客流量也没有之前的一半多。其中,还有部分商户已经贴出招租告示。

林清说再给自己二三个月观望一下,如果业绩没有好转,“只能认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